Netflix 今天公布了 2018 财年第四季度财报。数据显示,本季度 Netflix 新增订阅用户数为 880 万人,这使得目前 Netflix 的全球订阅用户数增至 1.39 亿人,但 41.9 亿美元的营收稍逊于市场预期。

不过比起数据,一个更值得关注的是 Netflix 对于市场竞争的看法。该公司创始人兼 CEO Reed Hastings 表示,Netflix 并没有把亚马逊、Hulu、迪士尼或是其它大公司的流媒体视频服务作为核心竞争者,更重要的是如何改进自己的会员服务。

「Netflix 和《堡垒之夜》之间的竞争,远比和 HBO 要多得多。」Reed Hastings 补充道,在他看来,Netflix 如今身处的是一个高度碎片化的市场,虽然一些内容提供商做的并不是流媒体视频,但大家想要达成的目的本质都是一样的。

我们最终都希望能取悦消费者,然后占据用户更多的时间。

我们此前曾分析过《堡垒之夜》这类现象级游戏,已经具备了影响行业走向的体量。根据  TechCrunch 之前透露的数据,这款来自 Epic 的多人竞技游戏《堡垒之夜》在 2018 年共获得超过 30 亿美元的盈利,总用户数也突破了 2 亿大关。

庞大的用户量支撑下,也让《堡垒之夜》成为了游戏社会化的一个缩影。它能将玩家连接到一起,也等同于是为他们创建了理想化的虚拟社交空间,无形之中也占据了用户大量的时间。

除了《堡垒之夜》外,YouTube 也是 Netflix 眼中的一大竞争者。根据 Sandvine 的统计数据看,目前 Netflix 占到了全球网络下行流量的 15%,而 YouTube 则为 11.4%,两者均为目前最主要的在线视频观看形式。

有趣的是,根据 Netflix 的透露,他们的用户注册量和观看次数曾在 2018 年 10 月的某一天众出现了飙升,而这个节点正好也是去年 YouTube 全球大规模故障的时间。

这还让我联想起 Pornhub 和苹果秋季发布会之间的联系。据统计,在当时长达 2 小时的主题演讲中,Pornhub 网站的 iOS 设备访问量曾一度下降了近 12%,等发布会结束后用户又会陆续回到网站上。证明此时苹果新 iPhone 对果粉们的吸引力,要远大于在线观看动作小电影,这也可以视为是一种对时间和注意力的抢夺。

归根结底,一个人每天可支配的时间就这么多,问题就在于用户会将自己的时间分配给哪些服务。从这点出发,不管是电影、游戏,还是图书乃至是资讯阅读软件,但凡是用于娱乐和消遣的载体,其实都是各自的潜在竞争者。

在这期间,如果一项娱乐形式开始面临消亡,与其说是被同行打压,倒不如说被更能抓住用户注意力的新媒介所替代,而用户也会主动寻找更容易引发愉悦感,并能直接刺激感官的娱乐方式,比如来一局吃鸡和王者荣耀,又比如看一篇不费脑子的爽文。

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 Netflix 会尝试制作 《黑镜:潘达斯奈基》这样的互动电影。按照抢夺注意力的设计思路来看,这类需要用户主动思考,并产生交互行为的媒介形式,显然比那些只是用来「看」的电影更抓眼球,你投入其中的时间也会变相增多。

在 2017 年的一次财报会议上,Reed Hastings 甚至还把「用户的睡眠时间」当作 Netflix 的竞争者之一,他当时给出的解释是这样的:

「如果你真的沉迷某一部剧,你会选择熬夜的。」

这番言论之后也引起了美国医学会的谴责,大概是觉得 Netflix 只是想着赚钱,却完全无视了用户身心健康。

Netflix 并不是市场上唯一一家抱有跨界竞争思维的大公司,你在 Uber 上也能看到类似的表态。在 2017 年,这家公司曾将自动驾驶视为自己的一大威胁,虽然这一变革很大程度要等市场出现真正可靠的自动驾驶汽车。

同样的,Facebook 也认为自己的最大竞争对手并不是那些做社交的同行,而是电子游戏和视频,究其原因,和 Netflix 现在说的也差不多。

题图来源:Fortn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