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无声的陪伴 只能听不能说的寂寞

当眼睛看不到的时候 「耳朵」就成为了我们的眼睛

专辑同名歌曲,由80后乐坛词人文炅填词。在李荣浩的编曲制作演唱诠释下,编曲加入了长号、小号、萨克斯风和弦乐,带着爵士的节奏风格,静静听着,就象是李荣浩轻轻地在我们的耳边唱着这首歌。「耳朵」可以听着人们的喜怒哀乐,听着恋人们的絮语,也听着人们的倾诉;当闭上耳朵,彷彿与世界隔离,自顾自地与自己对话,世界很空世界只有我自己,歌声淡淡地在耳道里回荡,却成为植在心房里的重重寂寞。

如果听觉搭建起桥梁,那些渐行渐远能否回来 《耳朵》-技术宅

 

你相信么,这首歌我单曲循环了一个下午,真的,技术宅小编的耳朵怀孕了!

在线试听

如果听觉搭建起桥梁,那些渐行渐远能否回来 《耳朵》-技术宅

      歌词欣赏

      耳朵 - 李荣浩

      词:文炅

      曲:郑宇界

      制作人Producer:李荣浩Ronghao Li

      编曲Arrangement:李荣浩Ronghao Li

      吉他Guitars:李荣浩Ronghao Li

      贝斯Bass:李荣浩Ronghao Li

      鼓Drums:荒井十一Arai Soichiro

      和声编写Backing Vocal Arrangement:李荣浩Ronghao Li

      和声Backing Vocal:李荣浩Ronghao Li

      弦乐编写Strings Arrangement:李荣浩Ronghao Li

      弦乐Strings:国际首席爱乐乐团International Master Philharmonic Orchestra

      长号Trombone:谢燕辉Terence Hsieh

      小号Trumpet:何浩诚Hao Cheng He

      次中音萨克斯风Tenor Saxophone:高太行Nathaniel Gao

      录音师Recording Engineer:李荣浩Ronghao Li

      混音师Mixing Engineer:李荣浩Ronghao Li

      录音室Recording Studio:北京一样音乐录音室Beijing Young Music Studio

      混音室Mixing Studio:北京一样音乐录音室Beijing Young Music Studio

      母带后期制作人Mastering Producer:李荣浩Ronghao Li

      母带后期处理工程师Mastering Engineer:周天澈TC Z.

      母带后期处理录音室Mastering Studio:TC Faders

      OP:北京大石音乐版权有限公司

      SP:大潮音乐经纪有限公司

      谁的脚步 近了 谁的脚步 远了

      我都竖起 耳朵

      听着楼道里还是 空空荡荡的

      我没听你倾诉 没驱赶你孤独

      总是闭着 耳朵

      直到心房里变得 空空荡荡的

      所有的感官都要变迟钝

      茶饭不思 呆呆的凝望着

      只有耳朵不听话了

      非要我听那首最爱的老歌

      所有的情绪都要变脆弱

      烂俗桥段 眼睛却湿透了

      左右耳朵也埋怨着

      最近好像少了些什么

      谁的脚步 近了 谁的脚步 远了

      我都竖起 耳朵

      听着楼道里还是 空空荡荡的

      我没听你倾诉 没驱赶你孤独

      总是闭着 耳朵

      直到心房里变得 空空荡荡的

      所有的感官都要变迟钝

      茶饭不思 呆呆的凝望着

      只有耳朵不听话了

      非要我听那首最爱的老歌

      所有的情绪都要变脆弱

      烂俗桥段 眼睛却湿透了

      左右耳朵也埋怨着

      最近好像少了些什么

      所有的感官都要变迟钝

      茶饭不思 呆呆的凝望着

      只有耳朵不听话了

      非要我听那首最爱的老歌

      所有的情绪都要变脆弱

      烂俗桥段 眼睛却湿透了

      左右耳朵也埋怨着

      最近少一个人好寂寞

      品味歌词

      左右耳朵,总是不同语音。
      听得懂的,听不懂的,都是倾听了。
      想听的,不想听的,也都听了。
      记得住的,记不住的,也都是过去的。
      停停留留,拖拖拉拉,一年又是复去了,也不见增长了多少知识,多少风光。
      如果听觉搭建起桥梁,那些渐行渐远能否回来!